中国学术造假已成常态,甚至愈演愈烈;从捏造“百越民族”、到炮制“壮傣同源”,傣族都无端背上黑锅;赤脚学者把“百越”扣给傣族当祖宗,还把壮族推给傣族当兄弟;傣族反对的声音一直淹没在铺天盖地的谎言中……

扣给傣族当祖宗的“百越”

“百越”之说始于春秋战国时期,秦相吕不韦(前292~前235)主持编写的《吕氏春秋》载:“扬、汉之南,百越之际。”“扬”即“扬州”,在今江苏境内的长江北岸;“汉”即“汉江”,发源于秦岭南麓、东南走向注入长江。也就是说,长江流域及其以南地区就是“百越”。

西汉贾谊(前200~前168)的《过秦论》载:“南取百越之地,以为桂林、象郡;百越之君,俯首系颈,委命下吏。”这里的“百越”是指秦设立的桂林郡、象郡,秦朝的桂林郡为珠江中游以北地区、今广西东北半边,象郡为珠江中游以南地区、今广西西南半边。

东汉班固(32~92)的《汉书·地理志》载:“自交趾至会稽七八千里,百越杂处,各有种姓”。这里的“百越”是指交趾郡到会稽郡之间。交趾郡为红河下游平原、今越南北部,会稽郡为长江以南地区、今江苏南部和浙江北部。

从古代典籍记载看,“百越之地”就是长江下游到红河下游之间的沿海地区;“百越杂处”说明是很多民族交错杂居,“各有种姓”又道明这些民族不是同类;所谓的“百越”,就是长江下游到红河下游之间无数民族的总称。

单从汉语里的“百”字就很容易理解“百越”。汉语的“百”是一个具体数词或约数词,具体数词时是“十个十为一百”;约数词时是指很多或所有,如:“百草”是指“很多草或所有草”、“百官”是指“很多官或所有官”、“百川”是指“很多江川或所有江川”、“百货”是指“很多货或所有货”……而“越”是春秋战国至汉朝期间中原人对其南方所有民族的泛称,就如“胡”是其北方所有民族的泛称一样。“百越”也就是“很多‘越’或所有‘越’”。如果有具体名字的南方民族,则会在名字后面加个“越”,如“闽”人称作“闽越”、“骆”人称作“骆越”、“瓯”人称作“瓯越”……等等。中原以南的各种“越”,因为种类繁多才会被称作“百越”。

“百越”如何扣到傣族头上?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很多赤脚学者混入文化界、帮少数民族编撰历史,把汉文典籍中记载的古族群胡乱安到当今少数民族头上;中国南方很多少数民族被“考证”成了古籍中记载的“百越”。傣族因生活在中国南方,也被赤脚学者“考证”成了“百越”。

“百越”是长江下游到红河下游之间无数民族的总称;而傣族先民自有史记载以来就生活在云南高原西南半边,也不在“百越之地”的范围内。但赤脚专家总有办法将傣族先民与“百越”扯到一起,把汉朝开发西南之前,道听途说而来的“滇越”论证为傣族先民、再把“滇越”论证为“百越”分支。照这样操作,岂不是所有带“越”的民族都是“百越”分支了!汉文典籍中,带“越”的民族几乎遍布全世界,难道这些民族都是“百越”分支?

再说“滇越”,仅在《史记·大宛列传》中提到一句,原话是:“昆明之属无君长,善盗寇,辄杀略汉使,终莫得通。然闻其西千余里,有乘象国,曰滇越。”意思是:“昆明之类的种族没有君长,善于抢劫偷盗,杀死和抢掠汉朝使者,汉朝使者终究没能通过昆明人的地盘。但听说了以西千里的地方有个善骑大象的国度,名叫滇越。”已经明确了“滇越”是道听途说来的民族。没过多久,汉朝开发西南、一步步吞并西南诸国,势力已经远远超过“其西千余里”,却不见“滇越”的影子,“其西千余里”的地方却是“哀牢国”,说明之前听说的那个“滇越”,可能就是哀牢国,只是名字搞错了。

道听途说、连名字都搞错的“滇越”,显然不具备什么说服力。但这些赤脚学者还是不死心,非要想办法把哀牢国也论证成“百越”的一部分,臆想出很多“百越”从中国沿海迁徙到云南高原的故事,这些没有任何依据的故事,被赤脚专家有板有眼地写成文字出版传播。久而久之,连傣族自己都有些相信自己是“百越”后裔了!

赤脚学者臆想出的迁徙故事,其实也很容易戳穿;从中国东南沿海迁徙到云南高原西部,中间有无数山川阻隔,根本不具备大规模迁徙的条件,即使勉强迁徙到云南高原西部,中途肯定也消耗得所剩无几,如何还能建立起强大的哀牢国?再说了,既然是大规模迁徙,即使没有史书记载,中途应该多少有点痕迹吧!从中国东南沿海到云南高原西部之间,居然没有留下任何痕迹!把傣族说成“百越”后裔纯属无稽之谈!

“壮傣同源”谬论绑架傣族

“壮傣同源”是某些赤脚学者通过壮族部分支系的语言与傣族语言进行对比得出的结论,再从结论回去找证据证明“壮傣同源”。

首先,通过语言对比得出民族同源的结论本身就有问题。众所周知,英国在本土以外扩张了很多殖民地,有不少殖民地民族语言逐渐变成了英语,世界各地很多民族现在都说英语,不能以此就认为说英语的各民族是同源民族吧!再说了,中国东南沿海自秦朝开始就纳入中土王朝,云南高原也在汉朝时纳入中土王朝,秦、汉两朝都极力推行“书同文、车同轨、行同伦”政策,壮族先民和傣族先民完全有可能在这个时期接受了同一种语言。可能有人会反驳说“为何汉朝中心的中原人如今说话跟傣族不一样呢”。其实,这个很容易理解,中原地区在汉朝灭亡后的一千多年间,已经有多个民族在中原建立政权,已经发生过无数次民族融合,语言势必会发生很大改变;而西南高原地区,因为地理条件限制,后续的中土王朝远没有秦、汉那么强大,并没有深入统治过,区域内也没发生过大的民族融合,语言改变自然就比较小,壮、傣两族保留古音很正常。

其次,壮族本身并不是历史发展形成的民族。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前,许多现在认为自己是壮族的人并未认为自己是壮族,有着“僮”、“依”、“央”、“侬”、“岱”、“侬安”、“偏”、“光”、“岸”、“岱门”、“岱德”、“江”、“敏”、“锐”、“思”、“生”、“埃门”、“艾混”、“杜叔”、“欧”、“吕”等21种自称,成立广西自治区前夕才被中国政府统一注册为“僮族”(后改“壮族”)。成立壮族自治区也是由中国中央政府提出,并由工作队不断说服各种自称的群体归入壮族。一个报告中提到工作队经常听到这种问题“我们都是汉族,为什么把我们分成不同民族?”说明归入壮族那些人并不知道“哪种人称为‘壮族’”,甚至已经自认为自己是“汉族”了。而傣族尽管被政府或汉族冠于各种称呼,却一直自称为“dǎi”与“tài”之间的发音,有着高度统一的身份认同。那么多族群组成的壮族,到底是哪部分与傣族同源呢?

再次,古代“百越”已经被证明不是单一民族,“壮傣同源”就是一个没有支点的孤论、谬论。虽然壮族和傣族都被赤脚专家归入“百越”序列,但“百越”只是一个泛称,归入“百越”的民族不一定是同源民族。

另外,壮族普遍相貌与傣族普遍相貌相差非常大。壮族虽然由很多自称不一、来源不一、文化不一的群体组成,但其相貌都有一个普遍特点:额头前倾、眼窝深凹、嘴巴前凸,与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等国民族比较接近;而大多数傣族的相貌中,额头、眼窝、嘴巴之间的落差不是很大,是典型的东亚人相貌。

总结

历史上不存“百越”这个民族,傣族也不是“百越”后裔;“壮傣同源”纯属谬论,傣族也不是壮族的同源民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