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很高兴又跟大家见面了。非常感谢小可爱们在百忙之中点开小编的这篇文章,小编真的是荣幸之至。小编每天都给大家分享精彩的小说,希望大家都能喜欢。今天小编推荐四本男主狠毒有心计的言情小说,《宦妃还朝》上榜,本本甜到窒息

第一本:《宦妃还朝》——鸭圣婆

精彩剧情:没想到苏绯色毫不领情,直接上前把桑梓扶了起来,转头就问:“怎么回事?”要是换了平时,苏绯色这态度她早就怒了,可今天她必须忍。 苏静香深吸了一口气,这才终于维持住脸上的笑容:“这丫鬟也太不尽职了,你出门她竟然不跟着,万一出事怎么办?” “哦?二姐姐这话是什么意思,这里可是皇宫,难道你觉得在皇宫里还会出事?是皇上的管理不好?还是皇家的护卫不好?”苏绯色句句挑衅,她是故意要惹怒苏静香的 “你......”苏静香果然怒了,指着苏绯色大骂,刚刚的伪装一丝不剩:“别以为你今天在赛马会上出了风头就可以嚣张,出了赛马会,你依旧是那个下贱的庶女,永远也别想出头一遇厉衍误终身。”

苏绯色冷笑:“二姐姐难道就不是庶女吗?” 一语直接戳中苏静香的痛处,她平生最怕被人说是庶女,更怕因此被人看不起。 没想到苏绯色今天竟然如此轻松的就将这件事情说出来,简直找死! “苏绯色,你这个贱人,贱人!”苏静香再也把持不住了,伸手就要去抓苏绯色的头发。 桑梓想上前阻止,却被苏绯色用眼神拦住了。 两人扭打成了一团,苏绯色天天锻炼,就算不用武功也是占尽上风。 可她却刻意的让苏静香在她脸上不轻不重的抓上几道,这才用力扼住苏静香的双手,狠狠说道:“这里可是皇宫,二姐姐不想丢人的话就尽管继续。 苏静香愣了愣,刚刚怒击攻心,差点忘了这里是皇宫,不是自己的地盘。 刚刚大娘才和自己说大姐姐是争夺后位的关键时刻,要是自己在这时候给她们丢脸......

第二本:《夏有乔木雅望天堂2》——籽月

精彩剧情:连续阴沉了好久的天气,终于在周一上午利索地下了一场阵雨,伴着雷鸣和着闪电,天色晦暗,仿佛深夜。窗玻璃上雨水冲刷而下,依稀看见教学楼外的银杏树在雨幕中剧烈摇曳着。语文老师走到教室右边,伸手按开了墙上的开关,教室里的六个长条日光灯闪烁了几下,一道亮了起来,黑暗的教室被瞬间点亮。 “还有二十分钟。”老师看了看手表,提醒道。 教室里埋头考试的学生们将头埋得更低了,身子绷得更紧了,大家都想趁着最后二十分钟多做对几题,毕竟高二的期末考试成绩会对明年的高三的分班造成很大的影响,谁也不想被从快班分出去。 坐在第二组第四位的严蕊正低着头快速地做着卷子上的作文题。 作文的题目是“我家的XX”。 严蕊写的是:我家的小狗升官。 我家的小狗升官是一只漂亮的拉布拉多犬,它两个月的时候来到我家,那时候它只有一点点大,特别可爱。我叫它升官,是因为它来的第一天,我爸就升官了。我爸说升官这个名字不好,太招摇!我说,我就喜欢招摇,我家的狗怎么能不招摇?后来,事实证明我是对的,自从升官来了之后,我爸就一直升官,瞧,他现在当上省长了不是…… 严蕊嚼着口香糖,一边写一边笑,想到她的爱犬,她就思如泉涌,奋笔疾书。她觉得,这个题目出得太好了,太好写了,以后都出这样的作文题就好了。 坐在她后面的秦晋,卷子已经写了满满一页,看上去马上就做好了,作文纸只剩下几行了,他写的是“我家的奥特曼”。 幸福是什么?幸福是猫吃鱼狗吃肉,奥特曼打小怪兽。对我妈来说,生活是幸福的,因为她是生活里的奥特曼,而我和我爸就是可怜的小怪兽…… 秦晋写了满满两张纸,语言风趣、形容活泼,让人读起来忍俊不禁。

第三本:《炮灰女配:腹黑男主送上门》——清清清

精彩剧情:米小白的脸顿时红透了,就如红诱诱的大苹果般,她囧囧有神的看着易玄,不好意思说,可是肚子不争气,再次发出咕噜噜的声音,肚子自己主动坦诚了。身为大姑娘的米小白很囧,因为从小与祖父特别亲,祖父又是搞文学爱好收藏的,她也传统保守,不会做出什么不符合礼教的事情出来,于是大姑娘直到大学毕业,还是大姑娘一枚,而现在肚子很不争气的背叛了她。 只是……米小白从囧态中回来,左右上下仔细打量着易玄,脱口道:“你尴尬?” 易玄冰冷的眸子扫射米小白一眼。 “呃……”米小白顿时明白自己心急口快了,大恶人易玄,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尴尬,而且,明明应该害羞尴尬的是她好吧。 “那个……我肚子必了,”米小白道。 易玄点头,起身主动先出门,不用米小白磨着要他与她一起行动,是这些天以来有始以来最主动的一次。 米小白觉得莫名奇妙,可是心情却是莫名的好。 学校里有食堂,米小白知道陆丝是贵族小姐不会来的,所以与易玄进入时,也没那么胆颤心惊,用完颤,她提出去学校的玄士图书馆,然后猛地想起,从这里去玄气图书馆,小树林是必经之道,而今天……不就是男主与女主的初见面吗? 哭,她被易玄的主动配合的喜悦给冲昏头了,竟然没想一这个,当下,她想冲上前拦下这个在前面带头走进小树林的他。 挡去易玄去路,米小白心惊胆颤,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水汪汪的,就如受惊的小白兔,道:“我们……我们……我们还是不要去了吧?” 易玄直接扯起米小白向玄士图书馆走去。 因为学校的特殊,所以有两个图书馆很正常,而玄士图书馆只有玄士才可以进入。 米小白被拖着走,挣扎着:“你你你……放手。” 哆哆嗦嗦的一点气势也没有,还一副随时要扑死的样子,她不知道,自己突然会突然提出去图书馆了,好了,现在是自己主动送上去被炮灰,不要啊!

第四本:《一寸相思》——紫微流年

精彩剧情:赤魃乘着天马在骚动的森林中疾驰,不时还要应付兽群的攻击,耗了诸多力气,终于赶到奴侍环绕的阿兰朵身边,一把夺下了古笛,厉声斥喝。“你莫不是疯了!竟然为这种事动用禁术!”阿兰朵长时间吹奏,精神消耗极巨,娇颜早已苍白泛青。  赤魃一手扶住欲坠的娇躯,兀自气怒,“你可知各村寨成了什么模样!都道黑神发了怒,降下了神罚!何况这禁术极损心血,你连命都不要了?”  阿兰朵颤巍巍的喘息,恨意极深,“他们毁了圣蛇,我要那两人死!”  圣蛇形同教主的象征,这一折非同小可,尤其阿兰朵还未继位,神教自古以来,从未有就任时不见圣蛇护佑的。赤魃也变了颜色,蹙着浓眉半晌才道,“无妨,西南是我们的地方,自有办法将那两人擒住,禁术万不可再用。”  阿兰朵气苦,眼泪都淌出来,“要到什么时候,我等不了。”  她一惯争强好胜,如一朵明艳刺手的野玫,如今憔悴支离,含泪饮泣,看得赤魃心头生痛,不顾她的意气挣扎,强行将她抱上天马,一路驱驰转回教中。  直到将她抱入卧房,挥退了奴侍,赤魃这才软下话语安抚,“不过是稍延两天罢了,山林浩渺,他们又无外援,逃不了多远,我必会让你一解心头之恨,莫要再莽撞行事。”  一想到这次大乱后的安抚,赤魃就隐隐头疼。若是乘黄和灭蒙还在,教内安定无虞,外部的纷乱便不足为患,然而眼下教内惶惶,阿兰朵又擅用禁咒乱了外寨人心,收拾起来可是麻烦得紧。  越是回想阿兰朵越是深怨,“我要他们被万蚁噬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赤魃岂有不恨,自是满口应允。“那是自然,捉到了怎样处置都由你。”  阿兰朵恨恨的想了十余种酷刑,才勉强听得进赤魃的劝哄,也知道这个关头唯有倚仗他,“这些人个个包藏祸心,终还是你最可信。”  赤魃虽然也恼她贪于美色,盲目轻信才弄到如此地步,但再责备也无益,转而迁怒于灭蒙,“都是灭蒙那个老货引狼入室,活该万死,这世上只有我凡事想着你,依我的主张行事,一切自会妥贴。等事情平定了,我让人筹办一个盛大的继任典仪,风风光光的让你承了教主之位,一并慑服西南各寨。”  阿兰朵的情绪终于缓和了一些,由着赤魃拥入怀中。

这篇文章到这里就结束了,可爱的你喜不喜欢这篇文章呢?有了小编给你推荐的小说,再也不用闹书荒了吧!如果喜欢小编写的这篇文章,可要多多转发哟,点关注,不迷路,爱你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