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建平:每日一文:《结果在哪里?》

在事物运行的过程中,人们都在盼望和等待结果。结果是什么?结果是我们预期的目标,是我们之所以行为的目的。人们常常在等待结果的过程中忽略了过程,这是极大的浪费,所以,人们纷纷认识到:过程就是结果。这种认识肯定了过程的重要性,但是,人们却没有意识到:过程因为结果而有必然性,这就是说,过程不是随意的,更不是偶然的,因为结果的因素,过程只能发生在必然以内。结果因为过程而存在,过程也因为结果而存在。

运动的事物都有结果,这是运动逻辑;人们需要事物的结果,这是生存逻辑;过程得出结果,这是存在逻辑。获得结果,这是人行为的目的,这就是: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这是普通存在的自然规律,是众所周知的因果关系。但是,在因与果之间,人们却忽略了更重大、更深刻、更根本的真实关系:从事物的起因到结果之间,是若干复杂的过程,对人的目的而言,结果有用而过程无用,目的是决定因素。在存在中,人的目的是什么?是生存,生存就是结果。人为了取得生存的结果,得进行各种复杂的、艰难的、流血流汗、赴汤蹈火的生存活动,而人所做一切,都是为了生存这个最终目的。从理论上讲,人只要得到安全、良好而持续的存在,其他的一切存在活动都是多余的,都可以放弃。事实上,在现实中,人们也执行的是这种逻辑:不管黑猫白猫,逮到老鼠就是好猫;为取得结果而不释手段;为达到目的而不顾一切……这些行为逻辑的核心是目的,人们竞争生存的目的是生存。所以,不管是痛苦、艰难的得到生存,还是轻松、愉快的得到生存;不管是争斗、博杀得到生存,还是平安、幸福地得到生存;不管是伤天害理得到生存,还是理所当然得到生存;不管是理性的得到生存,还是非理性的得到生存,只要生存的结果存在,人就算达到了目的。因此,人们从生存中得到什么?不就一目了然吗?

当生存作为目的,人们不是忽略了过程或者放弃了过程,恰恰相反,人们得到了悲欢离合、苦难深重的过程,生存是不变的,但变的是生存的过程,那是多么惊心动魄、山摇地动、腥风血雨、苦难深重的过程。生存的目的不变,变的是生存的状态,那是多么五彩斑斓、辉煌灿烂、翻天覆地、面目全非的过程。生存还是结果吗?显然不是,结果是怎么生存。为了生存,人类创造了浩大的人类文明,近万年辉煌灿烂的文明成就仅仅是为了生存?这答案不可笑吗?人类为了生存下来,不小心弄出了这么了不得的地球文明,人类得到的是生存还是文明?是文明的生存?还是生存的文明?如果只是为了生存,生物们全都笑了,用得着这么折腾吗?如果仅仅为了文明,人懵了:我们拚死竞争到底为了什么?

结果很简单,过程很不简单,人走过了非常不简单的生存历程。人获得的丰富多彩又可歌可泣的生存体验是什么?就是感知,生存只是一个概念,人获得的是酸甜苦辣、悲愁喜乐;痛苦和快乐掺半、灾祸与幸福并存的感知体验。这再次提出反问:人生的结果是生存吗?是人们生活过程的意义超过生存的目的?还是生存本就不是目的?反观人类史,人的确是把生存作为最终目的展开行为的,人是以生命利益为标准来选择事物的。正是为生存目的,人放弃了其他的存在可能性,人的精神智慧和行为能力全都作用于生存的创造,直到今天,人类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生存或更好地生存而付出的,心无旁鹜的人类并未作出任何无关生存宏旨的事情。然而,人获得的则并不是生存本身。

人获得了直奔生存结果的副产品——感知体验,人并不是为了创造感知而作为的,但人的存在意义却在感知中,这难道不该引起智慧人类的思考:是感知活动服务于生存,还是生存目的就是感知。如果以生存为目的,感知只是手段;如果以感知为目的,生存只是条件。看来,人类奉行数万年的生存目的只是一个错觉,人类在存在中实际获得的只有感知,而感知到的一切,却都是拜生存竞争所赐。这个错位大得令人难以置信,离谱得让后人遗笑万年。

如果人以感知为目的,生存为过程,人将重定事物属性,人将重新选择事物,人将重置存在关系,一切将有另外的可能,一切将是另一种形态。感知利益成为价值标准,感知追求为日常行为,人还犯得着为生存竞争斗得你死我活?在生存逻辑模式中死去活来?感知将是目的也是过程,当目的和过程合为一体,你说:结果在哪里?